今年的“任务书” 五年的“施工图”

2021年02月23日08:5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今年的“任务书” 五年的“施工图”

  “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是为广大农民群众送去牛年新春的‘政策大礼包’。”2月22日,在国新办举行的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布会上,中央农办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唐仁健说。

  2月21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出台。这是21世纪以来第18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

  唐仁健说,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既立足当前,突出年度性、时效性,部署好今年必须完成的任务,是管今年的“任务书”;也兼顾长远,着眼“十四五”开局,突出战略性、方向性,明确“十四五”时期的工作思路和重点举措,因此,它也是管5年的“施工图”。

  今年的文件“管五年”

  中国农业大学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副院长左停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处在“两个一百年”交汇和“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各地都迫切想知道下一步的工作方向。”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张琦指出,中央一号文件对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提出了总体目标任务、思路和具体安排。在我国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处于新的历史起步阶段这一时间点上,有着特殊的寓意。

  左停说,同以往的中央一号文件不同的是,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不仅规划了一年内的目标,也设置了2025年的目标,为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三农”工作指明了方向。

  唐仁健介绍说,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包括5部分26条,主要内容可概括为“两个决不能,两个开好局起好步,一个全面加强”。

  “两个决不能”,是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决不能出问题、粮食安全决不能出问题。强调设立衔接过渡期,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确保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明确要求“十四五”各省(区、市)要稳定粮食播种面积、提高单产水平,确保粮食产量稳定在1.3万亿斤以上。

  “两个开好局起好步”,是农业现代化、农村现代化都要开好局起好步。农业现代化方面,突出部署解决种子和耕地两个要害问题,强化现代农业科技和物质装备支撑,着力构建现代乡村产业体系、现代农业经营体系,推进农业绿色发展。农村现代化方面,以实施乡村建设行动为抓手,部署一批农村人居环境、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农村消费、县域内城乡融合发展等方面的重点工程和行动。

  “一个全面加强”则是加强党对“三农”工作的全面领导。对健全党的农村工作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加强党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和乡村治理等提出明确要求,强调要强化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投入保障。

  左停指出,同过去的相比,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增加了乡村建设行动有关内容。这一行动与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十四五”规划建议)新提到的“实施乡村建设行动”一以贯之。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正河说,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最大的亮点是对工作重点的历史性转换。“脱贫攻坚主要是发展产业、增加收入,而乡村振兴的范围则更广,要求环境、治理等方面全面发展,更具有战略性。”

  乡村振兴重点村也将派驻第一书记

  中央一号文件在目标任务中要求,脱贫攻坚政策体系和工作机制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平稳过渡。

  张琦指出,保持脱贫攻坚政策稳定,巩固当前脱贫成果,是顺利实现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融合的关键和基础保障。巩固脱贫成果关系到脱贫攻坚能否顺利实现与乡村振兴的衔接。巩固脱贫成果的质量和水平决定了乡村振兴工作的水平。

  2020年,我国如期完成了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消除了绝对贫困和区域性整体贫困。在这项书写人类史奇迹的伟大工作中,许多经验被总结和沿用到乡村振兴工作中。

  张琦提到,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考核乡村振兴落实机制、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等工作机制,就是借鉴了脱贫攻坚工作中的经验。而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则是“两不愁三保障”的现代化进展。

  左停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脱贫攻坚作为国家的重要工作,不仅仅解决了贫困问题,也是对国家治理的探索和研究。这其中,一个非常宝贵的治理经验就是五级书记抓扶贫。2019年已经提出,五级书记抓乡村振兴。在乡村振兴重点村也将派驻第一书记,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经验。

  令人欣慰的是,脱贫攻坚工作为乡村振兴留下了许多经验,也留下了火种。

  张正河说,在脱贫攻坚过程中,我们已经选择培育约50万个乡村振兴的“种子”――他们就是脱贫攻坚工作中涌现的50万个致富带头人。希望在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后的5年内,给这些种子以很好的阳光和雨露,进而带动产业的发展。

  张琦提醒,乡村振兴是一个比脱贫攻坚范围更广的概念。二者有可借鉴之处,但又不能照搬照抄。“二者体制和机制不同,在进行乡村振兴工作中,理念要进行转化。”例如,一些地区短板还很大。脱贫攻坚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但和乡村振兴目标任务差距还很大。又如,贫困户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不辍学,和缩小城乡教育差距间仍有很大距离。

  让农民钱多起来 环境美起来 心情顺起来

  张正河参与过多次一号文件的前期调研。他说,一号文件的核心就是:让农民钱多起来,环境美起来,心情顺起来。具体说来,就是让农民收入增长,人居环境提升改善,通过科学、良好的治理振兴乡村。他发现,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以超强力度突出了县域,并在城乡统筹方面着墨不少。

  张正河说,上世纪80年代初,农村改革后,农民收入提升很快,城乡收入一度十分接近。而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城乡收入比又逐渐拉大至现在的1:2.7左右。“一个现代化、发达的国家不能有这么大的城乡收入差距。实现脱贫之后,如何通过城乡要素流动和科学发展,缩小城乡差距,是乡村振兴的新课题”。

  左停说,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第十四条明确提出了乡村建设规划问题。例如,不能违背农民意愿、强迫农民上楼。第十七条提出提高农村教育质量,多渠道增加农村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供给,落实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确定和正常调整机制。这些规定能够促进乡村宜居宜业,是乡村振兴的现实需要。

  左停指出,近年来,农业部改革为农业农村部,乡村振兴局近日挂牌成立,机构改革方面显示我国已从解决农业问题转向综合考虑农业农村拓展问题。“党的十九大以来,我们的发展意识逐步增强,农村不仅仅是经济产业,也是农民安居乐业的空间”。(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晨赫)

(责编:罗昱、章华维)